军国主义的渊薮还是开明理性的国度?揭露一个你不知道的普鲁士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aolejx.com/,罗马

浩然文史创办到现在有三年多了,考虑到大部分粉丝其实是最近半年多才关注我们,之前沉淀的很多优质内容可能大家并没有看到。所以我们推出了旧文精选栏目,挑选比较满意的旧作,推送给新关注的朋友。

在讲述普鲁士的历史之前,我要多花几句话来介绍一下《不含传说的普鲁士》这本书的作者,他在国际上更有名的作品是《解读希特勒》一书,在那本书当中,哈夫纳并没有坚持对希特勒的污名化,而是公正的指出希特勒在二战之前的功绩——消灭了失业,废除了凡尔赛合约带给德国人的屈辱。但是哈夫纳并不是个新纳粹分子,他之所以公正的指出希特勒也是有功绩的,目的是将其功绩和罪过划分清楚,最终让人们能够意识到希特勒真正的罪恶在什么地方。

哈夫纳在《不含传说的普鲁士》所要批判的 传说 有两个,其一是说普鲁士是德国军国主义的渊薮,这是英美等国强加给普鲁士历史的污名。哈夫纳要批判的另一个传说则是德国人自己在第二帝国和纳粹时代制造出来的,那就是普鲁士是德意志之魂,普鲁士几百年的发展历程正是德国崛起的历程,普鲁士历代君王的不懈努力就是为了德国的统一。在哈夫纳看来,这也完全是鬼扯。为了能够批驳污名化和榜样化的传说,他带领我们考察了普鲁士几百年的发展历史。

历史上的普鲁士拥有两大组成部分,其一是德国的勃兰登堡地区,其二是普鲁士地区。在最初,普鲁士人指的是居住在波兰北部的信仰异教的一些斯拉夫部族。事实上,在中世纪早期,德国西部和波兰北部和东北部都居住着很多这样的部族。十二世纪开始,德国的贵族们开始以传教为名义大规模的向这些地方扩张,从而将德意志人的势力范围延伸到了这些地区,史称 北方十字军东征 。

虽然名叫十字军东征,但是并非在所有这些地方采取的都是武力手段,比如在波美拉西亚和西里西亚,德国贵族们往往采取的是和平渗透的方式;而在勃兰登堡等地则采取的是和征服;但是对普鲁士人采取的则是顺生逆死的种族灭绝政策,因为在普鲁士拓殖的是刚从十字军东征的战场山回归的条顿骑士团,除了铁和血,这些十字军战士们不会用别的方式来对待异教徒。因此在长期的和同化之后,在波兰的西北方向出现了一个德国人占主导的骑士团国家,即条顿骑士团国。

占领了普鲁士地区之后,条顿骑士团的胃口越来越大,他们开始仗着武力欺压波兰本地的贵族,占据波兰人的地盘。双方的矛盾越积越深,终于在 1410 年爆发了大战,这一仗才把条顿骑士团狠狠地收拾了一番。这件故事后来被波兰伟大的作家显克微支写成了史诗巨著《十字军骑士》。到了 1466 年,这个国家最终被波兰王国降服,成为波兰的封臣,条顿骑士团统治的普鲁士成为名义上由波兰统治的普鲁士公国,骑士团团长兼任普鲁士大公。

那么,原本是臣服于波兰王国的普鲁士公国,是如何崛起成为德意志历史上的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的呢?这里就要追溯普鲁士和勃兰登堡之间的渊源了。由于骑士团成员不得婚娶,因此成员只能从德国的贵族当中选择。机缘巧合,勃兰登堡的霍恩佐伦家族的一个成员当上了骑士团团长,他背叛了骑士团,把骑士团国家变成了自己的领地,他的儿子和勃兰登堡的本家联姻。1618 年,勃兰登堡的选侯约翰 · 西吉蒙斯德继承了勃兰登堡本家和普鲁士公国两块领土,普鲁士作为一股力量才初次出现在德国的历史上。

由此可见,说勃兰登堡的霍恩佐伦家族一直在为德国的崛起而奋斗,这当然是普鲁士统一德国之后的 传说 而已。罗马这个家族处心积虑想做的事情和所有欧洲贵族家庭要做的事情一样,就是不断扩展自己家族的势力。比如被称为大选侯的威廉 · 腓特烈,在三十年战争期间和之后的岁月里不断东征西讨,占领的多半是其他德国诸侯的土地。腓特烈三世选侯在 1701 年给自己买了一个 普鲁士的国王 的头衔,这个头衔只能在普鲁士内使用,买这个头衔一半是为了自己的虚荣,一半是为了方便治理国民,到了这个时候,后来威震中欧的普鲁士王国才正式出现在德国的历史舞台上。

当时的欧洲各国都在努力扩张中央的权威,打压地方上的离心势力,建立统一的中央集权。然而十七十八世纪德国却面临着日益分崩离析的局面,普鲁士的霍恩佐伦家族在这个过程当中不断攫取自己的利益,挑战中央权威,他们所做的完全是在德国日益强大的分裂局面当中火上浇油。而被德国民族主义分子视为榜样的弗里德里希大帝,其战争从现实后果上来说更是加剧了神圣罗马帝国——当时的哈布斯堡中央权威的衰落,弗里德里希大帝本人在七年战争当中的更是犯下不少严重的错误,几乎导致普鲁士的覆亡。可见,民族主义的传说是站不住脚的。

提到普鲁士,就会有很多人指责说普鲁士在德国建立了一种军国主义的传统。对很多持这种观点的人们来说,弗里德里希一世和弗里德里希大帝这两位君主可以说是普鲁士 军国主义 罪名的落实者,他们将普鲁士的军队数量增加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全国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财政都用来支付军费。尤其是弗里德里希大帝时代,这位因为战功卓著而被尊称为 大帝 的君主,接连挑起数场战争,最多的时候同时和法国、俄国以及奥地利开战,成了后世军国主义分子们的偶像。希特勒最为崇拜的人物之一就有这位弗里德里希大帝,他四处开战的军事冒险政策就是对这位君主的效仿,据说在他自杀之前,他都在仔细阅读弗里德里希大帝的传记,试图从中寻找反败为胜的历史经验。

但是事实上,军事扩张事实上是当时欧洲国家普遍的做法,腓特烈大帝自有其榜样——法国的路易十四,俄国的彼得一世,奥斯曼的苏莱曼大帝,神圣罗马帝国的查理五世。此外,在七年战争之后,腓特烈事实上就没有对外发动战争了,而是专注于内政。而随后的瓜分波兰,事实上是三国的共同行动,因此单说普鲁士是扩张成性恐怕是有失偏颇的。至于到了威廉二世和威廉三世的时代,对欧洲和平产生最大威胁的大革命的法国,无论是威廉二世组建的反法行动,还是威廉三世一度采取的对法国中立,以及后来的联盟俄国的政策,其出发点都不过是国家利益罢了。可以说,除开腓特烈二世前期的侵略政策以外,普鲁士并没有表现出比其他列强更突出的军国主义倾向,而腓特烈二世之后的几位君主,对腓特烈的扩张政策进行了必要的调整。

如果我们与当时的欧洲国家进行比较的话我们就会承认,这一时期的普鲁士非但不能说是一个野蛮落后的国家,作为吸引了伏尔泰,产生了康德的国度,十八世纪的普鲁士可以说表现出来了相当的开明和理性。由于普鲁士王国一开始就由两个部分组成,因此早期的领主们也不太可能在不同的领土内推行同样的宗教。到了腓特烈一世和二世的时代,为了供养数目巨大的军队,对法国的胡格诺教徒采取了宗教宽容政策,以增加收入和人口。

在欧洲各国都陷入宗教改革和反改革带来的混乱的时候,普鲁士却在强制执行宗教宽容政策。同样也是为了支付数额巨大的军费,而采取了鼓励工商业发展的政策,并且由国家雇佣公务人员对经济进行管理,整个国家自然的倾向于比较理性和开明。腓特烈二世的开明同时得到了伏尔泰和康德的赞扬,这并不是偶然的。

普鲁士的历史其实并没有什么 传奇 的地方,条顿骑士团的成立也好,勃兰登堡家族的扩张也好,普鲁士王国的征战也好,都是当时欧洲历史上的寻常事件,说这些人一直以来都为了德国的复兴而奋斗,这不过是后人的溢美之词罢了。而普鲁士一直以来的扩张,与其说是因为普鲁士人扩张成性,不如说是当时欧洲各国普遍遵守的游戏规则而已。除了频繁的战争之外,普鲁士还有宗教宽容,经济理性和开明统治的一面,而这些都被 铁和血 的那一面给掩盖了。那么,这样的普鲁士究竟如何成为统一德国的救星,又为什么最终承担了发动两次世界大战的罪恶呢?请读者继续关注本文的续篇。

塞巴斯蒂安 · 哈夫纳:《不含传说的普鲁士》,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6 年版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